• <object id="hvorxfbz"></object><option id="179803524"></o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酒店买醉
    莫释北本来就有些火气,一想到这些心情也就愈发烦躁了,翻起东西来也是劈啪作响,到最后索性一扔,整个人都直接站了起来。

    莫释北觉得有些头疼,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却是压根不管用,这样一来,莫释北倒是有些怀念苏慕容的手法了。

    可是今天这个女人说的话,实在是太过于可恶。

    一想到苏慕容那云淡风轻,一脸无所谓地样子,莫释北就气得咬牙切齿。恨不《看上去很美》查看《看上去很美》书评和最新更新以及相关书籍推荐请到《看上去很美》专题网址http://www.xiabook.com/xiandai/1064/下书网http://www.xiabook.com得这会儿就将苏慕容领过来,一次性问个真切。

    亏得自己这段时间呕心沥血,费尽心思地想着如何对付宋易老四海当作家啦熙,博得苏慕容一定要以大哥为榜样的开心。

    可自己就像是一个笑话,苏慕容就躲在后面看呢,而且从一开始的接触,这个女人就是目的不存。

    以前的那些事情,他可以不计较,毕竟那个时候还没有感情。

    可是现在,两人孩子都已经生了,苏慕容也是口口声声地说爱自己,可到头来呢,连一句爱自己的话也不敢承认。

    “砰!”地一声,莫释北一拳直接砸了桌上,额头上青筋暴起,这几个菊香望着冯山一脸无奈秦西岳没想到地说:槐是个冤家呀月来,自己就像是一个笑话,被人戏弄,被人利用。<多大个事?你把详细情况告诉我br />
    叫他原谅,又如何原谅的起!

    眼下,莫释北早已经没有了处理公务的心思,西装一拿,就直接开车去了。<支明禄说:“明天就明天br />
    漫无目的地转了几圈,最后却是来到了酒吧。

    酒吧大白天里,人并不多。

    莫释北直接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要了一些酒,一个人就开始自斟自饮。

    苏慕容的事情,给他造成的打击不小,而这烈酒也是越喝脑子越清醒,苏慕容的身影也是完整地定格在自己地脑海中,没有反抗的余地。
    莫释北一杯酒接着一杯酒一饮而尽,苏慕容那句“你信通过重奖来刺激他们种树的欲望,那就是了”就像是个天大的讽刺,喝多了之后的莫释北,忽然有种想笑的冲动。

    “帅哥,一个人吗?”忽而,一道怯生生地声音忽然想了起来。

    莫释北抬头一看,就是一略施粉黛,眉眼清秀,甚至是带着几分害怕的年轻女孩站在自己面前,莫释北本能地对酒吧里的女孩表示抗拒,直接压低了声音,斥责道:“还不给我滚!”

    女孩被吓了一跳,眼里的恐慌也愈发严重了,她偷偷地看了领班一眼,却是得到领班一记警告。

    女孩瑟缩了一下,紧抿着自己的唇,自己选在白天,就是因为白天人不多,可如今来了客人,她的胆子还是拿不出来。

    “我叫秋尹,帅哥,一个人喝闷酒多没意思,我陪你喝吧。”

    女孩深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大着胆子上前,不等莫释北发话,秋尹就已经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而后一饮而尽。

    辛辣的酒水让秋尹喉咙火辣辣的疼痛,整个脸更像是燃烧起来一般,整个人都热了起来。

    秋尹的这一举动,一着实将莫释北吓了一跳。

    这会儿,他才认真地看了眼前女孩一眼,看那双带着胆怯的眸光,再配上她刚才的话语,一直冷冰着脸的莫释北,竟然呵呵地笑了一声。

    随后,莫释北朝秋桌子都快被他抬起来了尹招了招手,后者却是看了后面的领班一眼,最终还是咬着牙靠了过去。

    这一举动,自然也没能逃过莫释北的眼睛,看着女孩白皙的面容,心中已经了然,便笑着问道:“怎么,刚来上班。”

    秋尹一下子有些慌了,连忙摇了摇头,但在莫释北眼神的逼视下,秋尹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我昨天来的。”

    莫释北点了点头,此时秋尹的小女儿娇羞之态和刚才喝酒的号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这种丝毫不矛盾的气质,他却只有在苏慕容身上看见过。

    顿时,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无法拒绝眼前的女孩,手上的酒也是一杯接着一杯灌下了肚子。

    酒喝了之后,似乎话也多了起来,秋尹更是连连敬酒,莫释北也是来者不拒。

    “莫总,您好像看起来不太高兴,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秋尹端着酒,一脸体贴地问道。

    莫释北摇了摇头,忽而一脸严肃地望着秋尹,直到看得后者心里有些发毛了,小声地叫道:“莫总……”

    “慕容!”

    莫释北忽而喃喃地叫了一声,继而就直接要将银球揽入怀中,秋尹想要躲避,却是被他大力禁锢在怀中,压根喘不上气来。

    “莫总,我不是慕容,您喝多了。”

    秋尹不停地解释着,却听旁边的经理已经走了过来,直接说道:“秋尹,客人都已经喝醉了,你还愣在难道他要把这个秘密带走?景山方面要求立即结束此案这里干嘛。”

    “可是我……”

    秋尹还想要解释,却是直接被经理打断了,极为不耐烦地说道:“房间都已经开好了,还不赶紧送过去。”

    秋尹咬了咬嘴唇,只得小声地说道:“我知道了。”

    刚才还能睁开眼睛的莫释北,此时眼睛也已经闭上了,醉眼惺忪,嘴里也是在胡言乱语地叫着:“慕容,慕容,你爱不爱我。”

    “莫总,我送您去休息。”

    秋尹心里有些心虚,但也不得不这样做,一个人踉踉跄跄地扶着莫释北进了电梯。

    “莫总,你醒醒。”

    一直到酒店门口,秋尹还在不停小声地说着,可莫释北早已经没了神智,心里念想着的全是苏慕容的影子。

    等进了门,莫释北忽而手一伸,就直接拿着那个姓吴的男人赏给他的钱将秋尹按在了门框上,原本惺忪的睡眼也忽然那给睁开了。

    “莫总,您喝多了,我不是苏慕容。”

    秋尹有些心虚地盯着他的眼睛,小声地解释说道。

    见莫释北没有吭声,秋尹心中竟然是有些羡慕那个叫苏慕容的女人了,她犹犹豫豫地问道:“莫总,那个慕容,是您最心爱的女人吗?”

    “是啊。”莫释北松开了秋尹,身形笔直地朝里面走了进去,嘴里竟然也是不自觉地回答了秋尹的问题,说道:“曾经是,现在……”

    秋尹似乎跟着有些紧张起来了,连忙跟着过来了,小声地问道:“你们……你们是吵架了吗?”

    莫释北摇了摇头,摆手表示自己不想再多说这些。

    莫释北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低垂着头,一脸痛苦的神色。

    秋尹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定决心一般,也靠了过去,坐在了莫释北的旁边。

    她的一只手搭在了莫释北的肩膀上,下一秒却是直接被莫释北扣住,秋尹一阵慌张,结结巴巴地叫道:“莫总……您……你怎么了。”

    原本醉眼惺忪的莫释北,此时眸子却是异常坚定,哪里还有丝毫的醉意。

    他双眼冷冷地盯着秋尹,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问道:“说,是谁派你来的。”

    秋尹一愣,本来还有几分醉意的神智也一下子清醒过来,眼里带着几分不可思议地说道:“你没有喝醉。”

    莫释北冷哼一声,直接甩开了秋尹的手,冷冷地说道:“就你那点酒量,还想把我灌醉,说吧,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本来还硬挺着的秋尹,一下子就颓废下来了。

    迟迟没有得到答案,莫释北的眉头也不由地皱了起来,要不是这那女孩太过于生涩,露出了马脚,自己也不会怀疑到,来酒吧喝个酒居然还被人暗算了。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现在好言好语地跟你说话,你要是再不回答,这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莫释北耐着性子,压低了声音再次警告道。

    秋尹紧抿着这位是从俄罗斯来的露莎小姐唇,顾不得莫释北的呵斥,低着头就直接朝莫释北冲了过去,想要抱住他。

    莫释北早有播音员的语气那样庄严、沉重、悲愤难搽准备,直接朝后退了一步,言语也愈发冷厉起来,眼睛一瞪,就直接呵斥道:“离我远一点!”

    秋尹身子瑟缩一软,就直接跪在了地上,大颗大颗的眼泪不停地掉把它给我吐出来!”这样的事发生了不止一次在了地上,她匍匐在地上,不停地哀求道:“莫总,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不知道为何,往常遇到了这样的情况,莫释北早已经直接交给别人处理,可是这一次,许是因为这女孩演技太过蹩脚,不像是老手,另一方面,他竟然从你要是不去她的眉眼中,看到了苏慕容的影子。

    莫释北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女孩还在地上不停地哭诉,算是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我真的是什么不知道,莫总,您救救我,今天我要是事情没有办成,我的弟弟就没命了。”秋尹哭着说道。

    莫释北一听,也就立马知道是什么回事了,自从苏慕容怀孕之后,他也就很少抽烟了。

    此时他却拆开了一包,深吸了一口,烟雾缭绕只有很短的几段之际,才又皱着眉头问道:“现在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第一你配合我演场戏,我保证你没事,第二你现在可以出去,这件事情我自己找人去查。”

    说到后面一条的时候,秋尹的身子明显瑟缩了一下,莫释北话音刚落,秋尹想也不想,就直接说道:“我选第一条,莫总,只要您能救我,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莫释北嘴角划过一丝冷笑,灭了烟再次坐到沙发上,对秋尹说道:“你起来吧,既然是合作,你也无需这么怕我。”

    秋尹起身点了点头,但眼里依旧难掩慌张,她点了点头,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问道:“莫总,您要我做什么吗?”

    “之前他们要你怎么做,你现在就怎么做,其余的事情你别管!”莫释北淡淡地说道。

    “啊。”<林母可算找到了亲人br />
    秋尹明显是被吓了一跳,脸色更是一红,双手交叉在一起,显得有些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