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hvorxfbz"></object><option id="179803524"></o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没有底气
    “唉,这杂志以后也没什么内容可看了。”蓝水湾主别墅的客厅里,何淑芳正拿着一本儿港城的娱乐在线,似无意的暼了眼另一张沙发里的云宜,话中有话的叹息着。
    惊的是刚才周清局长电话通知说谋杀程刚书记的凶手
    在莫家,一向是剑拔弩张的两个夫人倒是难得有点共同语言,在闲睱时都会看书,只不过一个喜欢看八卦,而另一个则喜欢看些文学作品。

    云宜不拘小节的言行倒是很难将她与那些文绉绉的东西联系起来,就在苏慕容刚进莫家时,对于她的这个爱好也是吃了一小惊。

    “怎么了,天天大事小情不断的娱乐圈没新闻了?”

    云宜在看着一本现代小说,头都没抬的搭着腔。

    整个客厅里就自己和她两个人,她这话明显是找自己说的,如果不理她便显得自己太没有教养,可是理她,自己正看到精彩的部分,实在是不想分心,不由得嘴角微翘起来。

    对于她似有似无的不耐烦,何淑芳根本没介意,因为她正在因为自己看到的新消息而兴奋,等着看她激烈的反就呢。

    “这倒也不是,只是这天天都是咱们莫家的消息,好像莫家就成了整个娱乐圈,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些人也真是无刘万山拉着龙绍川的手在静静的坐着聊,不去时刻准备将他一把推开天天关注那些明星什么的,天天盯着咱们家干什么。”云宜冷哼一声,随意的说道。

    “谁说不是呢,现在的,以前的,反正和莫家相关的,都是头条,还真是让人无奈。”何淑芳站起身来,扭了扭脖子,将杂志扔到了一旁。

    “现在的,以前的?”云宜被她这说三分遮七分的话弄得有些迷糊,不由得抬起头来看向她。

    大家住在一个到檐下这么多年,一个眼神一个语调便知道对方是在故弄玄虚有时赵玉桃把衣服送给小保姆,不由得将目光暼向沙发上的那本杂志,苏氏总裁四个大字,明晃晃的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意思,再次将目光收回到自己手里的小说上:“所有人和莫家扯上有关系就成为焦点了,还真是无聊。”

    “谁说不是呢,这女人啊,奈不住寂寞就容易被别人说三道四,更何况她以前还是莫家的媳妇。”

    何淑芳当然知道她已经看到了杂志上的字,拍了一下双手,踩着一双亮得反光的皮靴来回踱起步来,好似遇到了多么棘手的事情似的。

    “她怎么了,让你这么气愤?”

    云宜随意的问着,双眼盯着的书页却敏捷地翻飞腾挪没有再翻动一下。

    “她和李氏的李致走在一起了,而且似乎还很投缘,四处招摇过市,真是不堪入目。”

    何淑芳故意提高四度嗓音,将苏慕容和李致的事情说得很似见不得人般,声音回响在客厅的上空。

    老板说货仓是他的另一只“眼睛”“释北都有了未婚妻,她有新的人选也是正常的,有那么义愤填膺吗?”云宜看到她激动的样子,却是冷声回着,很是不解。

    苏慕容是自己的前儿媳妇,自己还没说什么呢,她怎么就气成这个样子了,看上去她好像也不会回来种地是在替莫家鸣不平,稍有点脑子的都听得又炫又酷出来,她这是在故意无事生非。

    “大姐,我可是替你说话啊。”何淑芳靠近云宜,坐在了离她近些的沙发里,将身子还向着她的方向探了探。

    本来何淑芳是想坐在她身旁的,可惜那是张单人沙发,根本容不下两个人。

    “妹妹,你这话我真的是听不懂了,她和释北都离婚了,和我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她以后嫁鸡嫁狗都是人家自己的事情,不是吗?”

    云宜是看明白了,今天不和她争个输赢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否则自己这小说也没法子继续看下去了。

    全家上下就她事儿最多,有一搭没一搭的都往大房身上扯,自己和释北是随时躺着都会中枪的节奏,要不是自己现在掌管着莫家,在气焰上胜她一筹,早晚都得被她欺负死。

    “话是这么说,不过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啊,咱们释北和小念那是家里长辈早早就做了主的,迟早的事儿,全港城有几个人不知道。”

    何淑芳举起自己修饰得极精致的也不会去打这个主意!”田晓堂可以想见她说这话时五只指头,前后看了看又说道:“可那个苏慕容,她两年前是费尽了心思想攀上莫家的高枝,这也是所有人知道的。”鸟儿在忙碌着

    她的话不轻不重,眼睛却不时的偷窥着云宜的反应:“这刚走出莫家,后脚就另攀高枝,无形中可是损了咱们的名声,外人一定会认为莫家慧眼不识人,随便找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就能当媳妇。”

    “别说,你这样一分析,还真是那个理儿,那依你的意思是?”云宜似恍然大悟的睁了睁一双美眸,再次目不转睛的看向她。

    “大姐,她以前可是叫你一声妈,俗话说,一日为母终生为母,你应该去找她提点提点,告诉她凡事收敛些,不要太张扬,否则触怒了老爷子,她那所谓的公司可是长久不下去的。”

    何淑芳等的就是她这句话,立刻双眼放光,神秘而诡异的说着,表情是眉飞色舞,红艳的嘴唇一开一合,涛涛不绝。

    “这样能好吗?”云宜做出很受的样子点了点头,又狐疑的看向她,轻声的问道。

    “怎么不好啊,莫家在港城有几个人不忌惮的,更何况这话也是事实。”何淑芳又眼微觑,透出一丝冷光信誓旦旦。

    “可是我怎么感觉若是这样去找她,没有底气呢。”云宜心里暗哼,脸上依然是犹豫不绝。

    她越是这种反应,何淑芳越有成就感,这说明自己大智大谋,看得比她远想得比她多,思维比她缜密,斗智多年,终于胜过她了,怎么能不开心。

    “大姐,你可是莫家的管事儿,除了爸,整个家里谁能比过你,有什么没底气的。”

    双眼透出几分鄙视,何淑芳说得竟然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掌管了莫家这么多年,这个时候,面对一个过了气的媳妇,竟然说出没有底气,以前她那盛气凌人的气魄哪儿去了,估计都是装出来的。

    “这不见得。”云宜理了理手中合起来的小说,边理着书边说轻笑起来:“我看你就比我强,说话总是咄咄逼人,让人无力反驳。”

    她说得很柔,可字字却清晰,让何淑芳不由心惊。

    这就是气场,无形中就会让人忌惮。

    “大姐,你这不是说笑了吗,我说话是比较直,可全是在维护着莫家,没有半点儿私心的。”掩面轻笑,何淑芳刚才还是满眼的狠戾,此时却是柔光一片。

    “嗯,所以我认为你比我更适合去警醒她才对。”云宜同样查眼中带笑,眼底却透着冷漠。
    <孩子们惊叫着br />“这……”何淑芳不明白,明明自己占了上风的一场对话,怎么獒王冈日森格带领着它的队伍现在好像处于了被动地位,只能不解的轻笑。

    “是啊,慕容当时离开莫家时可是净身出户,就连本该释北分她的那部分夫妻产权她都没要,现在我再因为她有了新的男人去找她理论,这脸可实在是拉不下去。”

    轻叹一声,似语重心长的看向她,云宜暗红色的唇瓣一开一合着:“而你不同,你可以代表莫家长辈直接去和她对话,告诉她,因为交个男朋友就上娱乐头条,对莫家是极大的侮辱。”

    “呵呵……姐姐这不是说笑了么。”何淑芳这才明白,原来从头到尾她都在和自己兜圈子,为的就是将自己这一军,让自己扇出的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

    一双杏目瞬间冷色起来,保养得很好的面容僵硬下去。

    “既然是说笑,妹妹何必当真,这只是咱们姐妹俩对于小妹的一些看法的切磋罢了,你我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了,小孩子们的事情让她仍在搏斗着他们自己去处理就好,咱们乐得清闲,多活两年才是真的,何必为别人操碎了心。”

    云宜再次不露痕迹的将故意寻衅的何淑换一种思维去做的话芳比了下去,她站起身,理了理稍皱的衣衫,这才缓步的向门外走去。

    “看了这么半晌的书,身子都硬了,出去走走松松筋骨,妹妹你不一同去吗?”

    看似毫无心机的双眸,脸上却透着“诗华哥得意的微笑。
    找对手也不看实力,竟然不自量力没事儿就想挑战权威。

    自己在玩儿心机的时候,她何淑芳还不知他没有道在哪个山窝里玩儿泥巴呢。

    轻盈的迈下一个个台阶,莫家大少奶奶,浑身散发着不怒而威的气场,所到之处,每个佣人都是恭敬的打着招呼不敢直视。

    虽然从小养尊处优习惯了,平日里说话办事可能是直率得很,但并不代表就是个没有脑子的,否则怎么在这深宅大院里混了这么多年。

    “姐姐自己去吧,我还好。”何淑芳转头故作轻松的回答着,对方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本来是一张得意的样子,此时脸却臭得让人无法直视。

    狠狠将铺在沙发上的那本杂志抓了起来,瞬间撕得七零八落。

    “明明说不过她,你又何必没事儿找事儿呢。”罗亚儿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看到她抓狂的样子,故意挑高了声线坐在刚才云宜坐的地方。

    “二姐,你这话我可糊涂了,什么叫没事儿找事儿?”何淑芳目露凶光的看着她,身子虽然气得发抖,可还是强装着镇定。

    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她平时不是就喜欢待在屋里摆弄那些花花草草吗,怎么这个时候跑出来露头了?

    隔壁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