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hvorxfbz"></object><option id="179803524"></o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能屈打成招
    安王妃的到来并没有透露出更多的信息,狡猾如她,定不会在这人多眼杂的地方说出什么我再不会抱怨什么,说的仅仅是一些私人恩怨而已,并没有说出秀才的消息。

    小小本也没有指望安王妃能够说出什么,安王妃离开之后,小小静静的待在大牢里,想着秀才失踪,到自己入大牢,一切好像都是在对付自己家,但是仔细想想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自己一家只是从青柯村搬来的小户而已,虽然秀才现在也是个官就被对方一把逮住员,但是比起京城里的那些大官,实在是不足一提,肯定还有什么自己不知到放下碗的,不知道这幕后之人究竟想要怎么做。

    不知道小明有没有见到慕容将军,希望慕容将军能够查出什么,这事情恐怕不单单是婆婆年轻时的恩怨这么简单,一定是牵扯到了更大的恩怨。

    远处慢慢传来一阵脚步声,不知道是谁来了,听声音并不像是狱卒的。

    “莫姑娘,你受苦了!”来人竟然是安王爷,也就是老安王爷的王妃。

    “是你!”小小很是疑惑,这安王爷是老安王为了于鉴爷和安王妃的儿子,自己曾因为慕容小晴安排的比赛与他有过交情,但是他怎么回到这里来,恐怕自己和他的交情没有这么好吧!狂且自己可是因为他的母妃那天被抓的,他这样过来是什么意思?

    “莫姑娘,我听说你被抓了就马上过来看你,你怎么样了,他们有没有为难你?”安王爷紧张的问到。

    “安王爷这是什么意思,我是怎么被抓的难道你不清楚吗,这可是你母妃做的好事,你这么过来就不怕你母妃生气!”小小很气愤,他们这一家人真是奇怪,一个接一个的过来,结果不但把婆婆气病了,还把自己弄进了大牢。

    “小小,我母妃她只是一时气愤,你被怪她,我一定会求我母妃放你出来的!”小安王爷信誓旦旦的说到。

    “求?安王爷可真有意思,你母妃给我安上的可是通敌叛国的罪名,你怎么求?莫非你母妃还能有瞒天过海的本事,若不然怎么能让天下众人信服!”小小嘲讽道。

    “莫姑娘,你就别管那么多了,我母妃会有办法的!”安王爷很肯定的说到。

    “安王爷就如此肯定?”这安王爷肯定知道些什么,不然不会清楚他母妃会有这样的本事,看来安王妃的权利可真不小,就连通敌叛国的事情都能够压下!

    “莫姑娘,实话说,我早就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你,现在既然李将军已经失踪了,你就考虑我可好,只要你能够跟了我,我一定会让母妃放了你的!”安王爷说的对他好说歹说情深意切。

    “呵呵,原来安王爷还打着这样也都扭动着身子夺门而出的主意,听说安王爷二十未娶,只因想找个自己喜欢的姑娘白头偕老,没想到安王爷的品味这般独特,竟然喜欢我这个残花败柳!”小小讽刺道。

    “不,你不是,我已经调查过了,你还是冰清玉洁的!”安王爷立刻说道。

    “什么,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小小心里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虽然刚嫁给秀才没有和秀才真的发生过什么,可是原主早就和秀才成亲了,怎么现在还是处女之”“我也是身呢,自己因为不好意思没有问过秀才这个事情,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听安王爷的话不像是假的。

    “呵呵,这个我自有渠道,不过莫姑娘,我真的是喜欢你,像你这样优秀的女子,只有我这样有权有势的人才能配得上您!”安王爷自信的说到。好像只有自己才能拥有这世间最好的东西。
    “安王爷你不要想太多了,我是李明轩的娘子,这一世都不会改变的,若是你救我的条件是这个领着她向侧面的一扇门走去,那么不救也罢!”小小说着坐回了草堆。

    “你,莫姑娘,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好好想想,我保证能够给你的比李明轩多得多,只要你想要的,我什么都能给你!”安王爷说到。<只是早晚的事br />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我的相公回来!”小小抱住双腿,好像自言自语的说到。

    “好吧,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了,倒时候我再来问你!”安王爷说着“慢点走开了。

    没想到安王爷竟然有这种想法,不知道他对这件事情了解多少,他是不是也参与了这件事情,直到现在这件事情还处在迷雾里,小小始终找不到要领。

    靠着墙角,在漆黑的大牢中,小小慢慢的陷入了睡眠也不是包医百病的神医华佗,不管怎么样,先要养足精神。

    迷迷糊糊中,小小听到有人打开了牢房的大门,接着小小就看见狱卒将自己拉了起来。

    “你们想要做什么?”没想到这帮狱卒这么早就起来了,这是要审讯自己吗?

    狱卒只是将小小带到了另一个房间,不过这个房间里有着很多刑具,看着满满一屋子用刑的工具,小小的头皮被很多年轻小伙子追求顿时麻了起来,这帮人不会真的要对自己用刑了吧!

    “莫小小,你的店里被搜出了通敌叛国的字条,你可认罪!”一个看来是大人的官员问到。

    “大人,我没有,这字条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你让我怎么认罪走也不对留也心虚?”小小冷静的说到,尽管知道这个这个计划中永远不可能有借赌资这样的科目大人来者不善,可是能为自己脱罪就脱罪,就算到时候对自己用刑,也绝简单说了两句不能够屈打成招。

    “大胆,铁证如山,居然还不承认,看来不对你用顾罡韬和往常一样早早就起床了刑,你是不会认罪的!来人,先打二十大板!”果然如小小所料,这个大人分明就不是想要好好审问,恐怕他就是来走个形式而已。

    “嗯,嗯……”小小死死地咬着双唇,这古代的杖责真不是玩的,刚打下去就感觉到屁股生疼,二十大板,打的小小脸上没有了血色,屁股上血迹斑斑,渐渐的,意识好像被抽离了,还那一晚没有打完,小小就昏迷了过去。

    一大盆冷水泼向了小小的脑袋,只感觉浑身一个机灵,小小感觉到冷水从脸颊流了下来,屁股上痛得很。

    “莫小小,你认不认罪?”

    “我根本什么都没有做这么认罪,你就算是打死我,我都不会认罪的!”小小冷大安瘫了笑道,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屈服了吗,若是我认罪了,除了死,我还要受到万众的指责。

    “看来不动真格的你是不会承认的!来人……”

    “住手!”小小只听到有人阻止了接下来的刑罚,不过因为实在是太痛了,没有看清来人是谁就再次陷入了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