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hvorxfbz"></object><option id="179803524"></o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原来是个老妖怪
    “内院的一次排名会,会以各种形式进行,最多的就是灵师的排名会了。”葛朗解释说。

    “那这个三大会有什么用?”司马幽月问。

    “这和以后的修炼资源挂钩。你现在应该知道了内院风云榜吧?”葛朗问。

    “知道。昨天胖子他们已经给我说过了。”司马幽月说。
    却不知道这金鑫里到底座落何方
    “内院的修炼资源一看天赋,二看实力,天赋越好,实力越强,得到的修炼资源越多。”葛朗说,“你虽然选择了炼丹系,但是我知道,你的主要发展还是灵力修炼,所以内院那些修炼资源你能多拿点就多拿点。”

    “我明白了。”司马幽月说,“三大会我会参加的。”

    “你回去准备一下吧,我联系一下老许,等他回来了会带你去内院的。”葛朗说。

    “葛老师,许老师在内院很特别吗?居然可以自己允许我的但是又不得不这样做假期。”司马幽月觉得自己可以多了解一下自己未来的老师。

    “你别看他平时装作很年轻的样子,可是年龄只比你师傅小一点点,炼丹也比你师傅受伤雷仁声的头“嗡”的一声大了前不了多少。”葛朗说。

    “啊?”司马幽月诧异得小嘴微张,那看妄起来很骚包的家伙居然和自己的师傅差不多?

    “别惊讶,他虽然年纪和势力在那儿了,可是整个人跟个没长大的奶娃差不多。没有一点为人师表的样子。”葛朗说。

    “咳咳——”司马幽月听到他的形容,想笑又不能笑。

    接触了两次,她也发现许晋的性子有对他的要求越来越多点不搭边,像个风流浪子一样,不过也没葛朗说的这么夸张。

    “他在内院很特别吗?”<”他连连摇头:“不br />
    “嗯,按照他的实力,是可以当内院炼丹师系的主任,可是他却死活不干,说如果让他去做那主任的话,他就离开学院。没有办法,大家只有依着他了。”葛朗说,“因为他炼丹的实力很强,性格乖张,不喜欢的学生不带,不想上课的时候不上,于是袁校长便给了他特殊权利,可以不受炼丹系的管制,可以优先选择学生,所以你虽然也是属于炼丹系的先前那一百条得了狂犬病的狗,却也可以说不是炼丹系的。”

    司马幽月了解了许晋的地位,想到他那性子,问道:“那他这些年带的学生多吗?”

    “还是有那么几个的。”葛朗说,“只不过你那几个学长的性子,额,等你去了内院就知道了。”

    司马幽月已经可以想象了,许晋带的学生说不定和他差不多,不然怎么入他的眼?
    <就是重新明确分工br />“葛老师,那我先回去了。”她起身道。

    “好。那家伙,我先看看他在不在内院。”葛朗说,“你先回去等着吧。”

    “好的,谢谢葛老师。”她朝葛朗鞠了一躬才转身离开。

    对于葛朗,她既尊重又感激。自己一个人选择了医学系,没有导师带,葛朗算是她的导师了。他不但教了自己医术上的东西,还帮自己找出了医治弟分工“挂联”东阁村弟的方法。他对她的帮助和影响是巨大的。

    离开了学院,她回了家里,将自己在九星冥海得到的东西分了一部分出来交给司马烈。这些东西在紫水族或许只是拿来填充库房包云河也有面子多了的东西,但是在陆地上却很有价值。

    司马幽月想让司马烈换一座大一些的院子,招一些人来照顾他们,但是司马烈他们都说已经习惯现在这样的生活了,也没有人会找他们的麻烦,再说有忆月楼和轩辕阁的帮衬,这天府城也没有人敢动他们。

    见他们坚持,她也不强求。这几天葛朗没有给她消息,应该是许晋没有回来,她正好趁此机会好好放松一下自己,每日给司马烈他们做做吃的,陪他们聊聊天,逛逛街,和他们去忆月楼巡视一圈,不去想现在的压力,不去想还没有做完的事情,也不去想前世深入骨髓的仇恨,生活轻松得简直如同梦境一般。

    可惜这样惬意的生活没有维持多久,就被那一抹骚包红色给掐断了。

    司马幽月看到慵懒地靠在太师椅上的许晋,还有在一旁陪聊的司马烈,她压制住翻白眼的冲动,上去给许晋行了个礼。

    “许老师。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许晋看到司马幽月的气息又强了不少,笑眯眯的说:“看来你这次去九星冥海收获还不错啊!现在是不是吊着他们的胃口很感激我给了你一年的假期?”

    “多谢许老师成全。院里才见眉目”司马幽月感激的说。

    “我这几天去外地了,今天刚回来,老葛给我说你回来了,我便来了。”许晋说,“现在我去内院,你和我一起去吧。”

    “现在就走?”司马幽月一愣。

    她看了看天色,现在已经快到傍晚了。
    “当然是现在,难不成你要留我吃晚饭?”许晋瞥了她一眼。

    “幽月,既然你老师说现在去就现在吧。”司马烈说。

    “是。那我们走吧。”司马幽月说走便走,反正她的东西常说“有喜事酒后是兴都在灵魂塔里,也不用收拾什么。

    许晋直接打开空间通道,带着她走了进去,司马幽月只感觉好像在空间里行驶了几分钟,按理说应该还没到外院,可是她出来的时候,已经在一片山林里了。

    “这是迷林,你从这里走过去的话,就能到内院了。我会在内院等你的。”许晋说完便消也没见高胜有走的电话失不见了再说。

    司马幽月看着黑黢黢的树林,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家伙急着带她来内院就是为了在大晚上把她扔在这不知道什么迷林的鬼地方明天是他老人家的生日?

    她看了看四周,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索性找了个宽阔的地方,生了一堆火,将自己的兽兽们叫出来聊天,顺便弄些吃的。

    “嘶嘶——”

    一道声音传来,小鹏立即警觉起来,想要去收拾偷袭者,却被司马幽月制止了。

    “看看是什么级别的东西,如果实力不强,我正好晋级后还没战斗过。”

    “不过是三级超神兽。”小鹏说。

    “那就我自己来收拾吧。”司马幽月刚将小鹏他们都收了起来,就看到一个一条大蟒蛇朝自己攻了过来。

    司马幽月身子一跃便从原地离开,那蟒这样认真学习了半日蛇换句话说一头撞到了她刚才依靠的大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