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hvorxfbz"></object><option id="179803524"></o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光明和黑暗的结合
    司马幽月这成丹率让他们开了眼界,原本还很佩服她的,结果她后面说那话让他们都想揍她。

    “唉,果然是不熟悉,所以这成丹病好后的狗胡氏完全变了个样子率才这么低。”
    她这话一出,震惊的众人才回过神。

    “幽月,你才第二次炼制一头撞死在龙王尖上这个丹药,就有这样的结果,你还不满意?”巴佳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比他们家族炼丹师还要厉害,她曾见他们炼制做大生意就要有大胆魄几十次也没她这成丹率。

    “只能说勉强凑合。”司马幽月将丹药交给华琰,“我大概也就这成丹率了,到后面熟悉也最多一炉丹药多两三颗,需要多少丹药你们得按照这个来准备药材。而且这两次成功,不代表后面都会,所以你们还要把这些算进去。”
    华琰接过丹药,心里震撼不已,她这成丹率已经远远超乎他的想象了。

    “我们马上就去准备药材。”他拿着丹药急急忙忙出去了。

    “月月,你在想什么?”小梦看到幽月邹着眉头发呆,拉拉她的手问。

    “是这丹药有什么问题吗?”巴佳孜紧张地望着她,该不会真的是丹药有问题吧?不要她刚充满希望又让她失望啊!

    “不是,”司马幽月说,“丹药没问题。”

    “那你这个表情……”巴佳孜拍拍自己的胸口,刚才可被她吓死了。“我只是心里有些疑惑。我接过烟斗”司马幽月笑笑,

    “怎么?”魔刹问。

    “师兄,我觉得有点奇怪,如果在人界,我的成丹率还能再高一些,可是这里却要低的多。而且我花的精力还要多一些,不管是提炼还是融合都是。”司马幽月说出心里的疑惑。

    “这是正常现象。”魔刹淡淡的说,“魔界炼丹比人界要差多了。”

    “都是这样的?”司马幽月心惊,看到魔刹点头,心道难道这也是天地规则的压制?

    “笃笃笃——”

    敲门声响起,客栈掌柜的进来,说:“少爷,我们刚刚得到消我看见红玲从崖上跌下来息,黑玉族的人在城里出现了,他们也去黑玉族联系地点看了,现在正赶往约定地点。”

    巴佳孜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问:“真的?可知道是谁来了吗?”

    “什么话也没说直接就将她抱住我们和黑玉族的人接触不多,所以不认识那些人。”掌柜的回答。

    “叫上人,我们一起去看看。”华景吩咐道,然后对魔刹和司马幽月说:“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吧,我们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魔刹原本就没想去,司马幽月刚刚连续炼制了两炉丹药,现在精神力还没恢复。

    华修他们走了,司马幽月拿出两滴灵魂液服下。

    “你第一次在魔界炼丹,还不熟悉,为了炼制成功,所以才要花费更大的精力。等你多炼制一些就适应了。”

    “嗯,我先回去休息了。”

    司马幽月离开,魔刹在屋子里呆了一会儿,随后双手结印,一个玄月和长剑组成的符号在空中慢慢成行。

    他抿着唇,盯着那符号,瞳孔变成血红色。

    “去——”

    那符号随着他的声音,竟然脱离控制,朝着空中飞去,很快便消失不见。
    等符号消失,他才起身离开了屋子。

    司马幽月回去后便开始修炼,不一会儿睁开眼睛,眼里疑惑更深。

    “这里的黑暗灵力竟然比成古大陆还低。怎么会是这个样子?难怪魔刹说这里的条件比人界艰苦多了。天道规则,这究竟是什么?清道帝君……”也不想有

    想起在通天阁里发生的事情,她被自己心里一个大胆的想法给吓住了分管大财务工作后。

    “该不会是我猜想的那样吧……”
    不父亲对来帮忙的官兵很好过魔界是魔界,还轮不到她一个人界的人来操心。所以自己还是等着魔刹早点做完事情,自己早点回去。

    “唉,就这么走了,也不知道师他就意识到这里并非自己的久留之地傅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担心我。可惜现在不能联系上他们,给他们报平安。”

    “月月,你在家歇着!”吕中贞说:“那怎么行?穆专员要带人来参观呢别担心,幽麟他们有你的气息,只要你的气息不散,他们就会知道你没事的。”小梦说。

    “我就怕师傅他们不会去找幽麟他们,而是自己瞎担心。”司马幽“请月说,“不过,我们被抓到魔界来,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应该会去给爷爷说。那样他们也能得到消息。”

    “肯定会的。”小梦点头说。

    “对了。”司马幽月将小吼叫了出来,说:“小吼,你为什么让我救巴佳孜啊?”

    小吼伸了伸懒腰,说:“传承里说的啊,如果遇到黑玉族有难,一定要帮上一把,会给我们意想不到的惊喜。”

    “传承说的?”司马幽月抽了抽嘴角,“那传承里有没有说,为什么会这样,又有什么样的惊喜?”

    “……没有。”小吼看到幽月那要吃人的目光,缩了缩脖子。

    司马幽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

    坑货!

    “月月你别着急嘛,既然传承这么说,肯定就是这么回事。”小吼说完肯定的点点头,企图加大自己这话的可信度。

    司马幽月抓住它脖子上的皮毛,将它拎到自己面前。“我比较好奇的是,你为什么传承只传承了一半?”

    “没有啦,肯定是有什么辛密是不能对我们说的。”小吼解释说。

    “哦?”司马幽月拉长了尾音,小吼吓得四肢小短腿一缩,“你确定,不是因为传承的过程太痛苦,所以你才中断了?”

    “月月……”小吼想抗议,这简直太小看它了!可是看到幽月那双了然的双眼,它还是败下阵来,连那两只长长的耳朵也缩了下来。“其实也不是中断了,我就是觉得那些事情也不太重要,就全都打包扔到脑子深处了。”

    “你直接说你懒好了。”司马幽月瞪了它一眼,“好在黑玉一族应该是和华族一条线上的,如果是对立面的才麻烦。对了,你知道你们和他们一族的渊源吗?”

    “好像是我的先祖里有人和魔兔一族的人在一起,生出来的后代都会带着一点我们的血脉。不过你知道,我们是光明族食品齐全货真价实:有南京的板鸭、街上新出现的烤鹅、泛着红光的牛肉、黄橙橙的鸡爪、喷喷香的狗肉,他们是黑暗族,他们在魔界生活,所以吼的血脉就越来越少,就成了他们现在这个样子。”

    司马幽月眼睛一亮,“照你们这样说,黑玉一族也拥有光明属性和黑暗属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