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hvorxfbz"></object><option id="179803524"></o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莫家是谁当家做主
    装腔作势也就算了,还惹起慕容的不舍那就正是罪无可恕了。

    虽然肚子里有气,但是莫释北知道眼下也不是该说什么的时候。

    他索性直接将顾念无视到底,扶着苏慕容就是要往另一边的座位走去。

    莫老爷子本就不满苏慕容的,看见莫释北为了苏慕容而没有理会顾念,他就更加生气了。

    自有他的道理他忽地就是一声大喝,“你们给我站着,没有按时回来还想坐下是不是想得太美了?”

    听到莫老爷子的喝声,众人都忍不住心惊。

    顾念本来还有些委屈的,可是见到这样的情况她顿时不敢出声了。

    不过要是只是苏慕容被罚她铁定会高兴得不亦乐乎,但是眼下却还有一个莫释北陪着。

    想到苏慕容犯了错还拉上了莫释北陪着她一起倒霉,顾念对苏慕容的恨意更深了。

    然而何淑芳这个时候是很开心的,因为莫老爷子斥责了莫释北和苏慕容这就代表她是有机可乘的。

    想到这里,她不禁正了正神色道,“释北啊,不是何姨说你和慕容,实在是你们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爸亲自下达的通知你们也没也敢迟到?这是不是做得有点过了。”

    “还是你们觉得爸老了所以可以不听他的安排了吗?”

    何淑芳尽管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说着,但是心里已经是乐开花了。<她能安心地走吗?我真的是个混蛋br />
    终于是抓住这两个人的小辫子了,这下必然是得让云宜在这里吃个大亏才行。

    听了这话,莫释北和苏慕容也是瞬间就明白了这究竟了怎么一回事了。

    看着样子也像是要来家庭会议的样子,难道大家都到得那么齐。

    不过这个情景这下,虽然苏慕容不好说什么,但是不代表莫身体随后向下矮了一截释北也是如此。

    “何姨,你这话可就说错了,首先我和慕容并不知道爷爷要开家庭会议。”

    “而且不知者不罪,我们要是真的知道的话不可能会迟到的。”

    莫释北的你妈走不了言下之意便是他们要是真的要反对爷爷,也不可能会做得这么明目张胆。

    所以很显然他们是真的不知情,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并没有什么罪过可言。

    不过对于莫释北的辩解,何淑芳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相信。

    更何况就算莫释北说得再有理,即使大家都相信了,她也不会认同了。

    “释北啊,你说不知道就是真不知道吗?那为什么我们大家都知道了,却唯独你和慕容不知道呢?”
    <求你亲我!亲奴家的香唇!求你啦!啊!好爽啊!我的夫!——别人想抢奴家的心br />何淑芳的这话也确实是问出了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马丽雅尽量控制情绪br />
    虽然之前云宜有用公司事务繁多的理由,但是还得趁着这二人没有对上口供的时候说说才好。

    可是还没等莫释北回答,何淑芳却再一次发话了。

    很显然,她是不想给莫释北回答的也就下车了机会,不然她好不容易才等来的机会可就会泡汤了。

    “何姨也知道你宠慕容,可是你也得宠得有理啊。”

    “苏慕容把莫家当成一个据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你也脚上的一只鞋掉了得宠着吗?”

    “这次你和慕容迟到是不是也听了她的教唆才会这么糊涂?”

    “不过这些何姨也不好说你什么,但是何姨有些好奇了在莫家到底是爷爷大还是苏慕容大?”

    何淑芳看似说得苦口婆心,明面上也有些懊恼莫释北的举止,可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明白她这是斥责。

    而何淑芳也算准了不管他们来到英使馆里举行了盛大的宴会她说什么莫释北都能反驳,所以她才会把球踢给苏慕容。

    也只有把罪责扣在苏慕容的身上,才能引起莫老爷子他马上就红了脸更大的愤怒。

    苏慕容听见这话也不禁暗道何淑芳的手段真是高明,不过她也因此深深感觉到了大家族里黑暗的一面。

    什么亲情,在这里可谓是一个笑话般的存在,而钱应该才是最重要的吧。

    想到说不干就不干这里,苏慕容不禁嗤笑了一声。

    听见苏慕容嘲讽的笑,莫释北有些急了,她生怕苏慕容一气之下会说出过激的话来。

    不过莫释北确实是想多了,苏慕容就算再气也不会失了分寸。

    “何姨,你这话可是误解了慕容了,不过你这小题大做不知道的人以为你这样紧抓着不放是别有用心呢。”

    后面的话莫释就在龙绍川走出校园的那一瞬间北说得很小声,像会后是在自言自语,不过却足以让众人听见。

    看似是为何淑芳着想,实际上却是在做戏。

    云宜也是看准了机会就出声,“是啊,更何况爸都还没说什么呢,你怎么就先怪罪起来呢?”

    “难道是说妹妹的话比爸的还要管用?”云宜这话说得当真是妙计了。

    若是何淑芳否认的话,那么苏慕容比莫老爷子还有大的事也并不存在。

    可要是默认了,那么莫老爷子要是先追究起来何淑芳也逃脱不了。

    听见这话,何淑芳就有些急了,她何尝不明白云宜打的算盘。

    而眼下她也知道自己是进退两难,于是她只能放弃这个念头,先撇清自己。

    “姐姐你这不是折煞我么?在莫家谁不知道爸的威风,谁敢不服从他的安排?”

    “妹妹那样也只是随口一说,姐姐可不要把妹妹的玩笑话当真了。”

    云宜当即就是冷哼出声,嘲讽道:“妹妹,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开这种低级的玩笑实在是有些掉身价。”

    “不过下次说话可是要当心点,必竟说着无心听着可是有心。”

    云宜这次说得可是聪明,她不但明里指责何淑芳的过错,暗里也还表明了何淑芳真是愚蠢。

    眼见着战火愈演愈烈,罗亚儿就止不住的兴奋。

    要说现在能用一句话来形容她的心情,眼下一切一如往昔也她没加到工资只有那句看热闹不嫌事大才能完全诠释。

    虽然表面上是不动声色,但是天知道她现在几乎快要乐开花了。

    她不禁在心里嘀咕着,吵吧吵吧,闹得越大就对她越有好处。

    而罗亚儿的心理也正应了那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话来。

    一切都得按着她的心情来,今个心情还算可以,只要是莫杰森今天别在这里出了什么岔子才好。

    她自然是知道他们三个人的关系不浅,但是这么个场合,谁要是替了莫释北和苏慕容说话。

    那估计下场可不是怎么好了,于是他拉住莫杰森的手,小声的在他耳边低语。

    “一会你可千万别乱说话。”

    莫杰森的脸上有些为难,奈何自己的母亲发了话,他也不得不听。

    他在点头答应下来的同时心中却在暗自决定,若是一会莫老爷子或者何淑芳真的是纠缠着不放,那他也得为他们说话才行。

    “那还真是妹妹的错了。”何淑芳讽刺的笑着说道。

    云宜也是丝毫不给面子的点头,她看了眼主位上的莫老爷子。

    开口道:“妹妹,咱爸最讨厌的,可就是莫家的人耍什么心思。老爷子能够洞察,明察秋毫,不会因为你的三言两语而相信的。”

    “所以,你又何必再这里挑拨来挑拨去,把那心思收拾收拾吧。”

    莫老爷子听到这话也是微微的为这事狗娃子村长还骂过猪娃子摇头,冷声道:“三房,你那点小心思,别拿出来了。”

    虽然并没有惩罚什么,但是这话倒也是警醒了。

    何淑芳的脸色顿时很难看,她点了点头:“爸,我知道了。”

    “妹妹,所以你就不要揪着事情不放了可好?”云宜有些不满的说着。

    这么点破事都说了一两个小时了,这何淑芳不烦,她还觉得烦呢。

    “何姨,有什么事情,你就别拐弯抹角的了。”莫释北冷冷的说道。

    顾念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现在这个状况可谓是吵得热火朝天。

    太后只顾自己“哼哼”着舒服她看着莫释北为苏慕容维护的样子,心中便是一阵恼怒。

    双手紧紧的拧在一块,心却在一直怒吼。

    凭什么她苏慕容可以得到莫释北的一切,她有什么资格?

    踩着莫家上位,恢复自家的元气,还利用莫释北。

    这种女人,莫释北竟然还要?

    不过也罢了,反正她也嚣张不了多久了。

    vaner病毒很快就会把她带去一个衰老的世界的,她现在只需要慢慢的等着就好了。

    莫杰森此时心中也满是恼怒,晚上还一起吃饭看着快要吵起来的几个人,他就忍不住的想为苏慕容还有莫释北抱打不平。

    罗亚儿一直是死死的拉住他,低声对他冷呵:“你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强出头有什么好结果?”

    莫杰森愣了一下,然后脸上带着不满的回应:“妈,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罗亚儿依然是不动声色,这回她可是给足了云宜面子。

    不然这么好的机会她会不出手?只是不想惹事缠身罢了。

    “你就看着吧!莫释北还有苏慕容可不是什么普通角色,这么点小事就能打压的住他们两个?”罗亚儿冷笑了一声。

    这也是为什么她没有和三房联合起来对付云宜的原因,这件事情看似是三房占了上风,可并非是这样。

    若说是云宜做错事情那也就罢了,最重要的是本次事件都是围绕着苏慕容还有莫释北。

    就凭着莫释北对苏慕容的维护,就不会让他伤到一根汗毛。

    “话虽如此,可是……”莫杰森还想说动罗亚儿,让她帮忙。

    “好了别说了,这件事情我知道怎么做。”

    意气用事不是一件好的做法,只能智取不能豪夺啊。

    苏慕容冷笑一声,她看着何淑芳那带着不怀好意笑容的脸上轻飘飘的说道:“何姨,这本来就是一件小事而已,何必如此大动干戈。”